我们的父辈第一季
9.6

百科词条
   电视剧
我们的父辈第一季

年 代:
2013
地 区:
德国
简 介:
五个挚友及他们之间重逢的约定。五个年轻人在他们青春时代即将结束时加入了战争,他们完全不知道,战争究竟对他们,对世界有什么样的影响。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前几天:五位童年时代的朋友在柏林相约,相互告别。对纳粹有着信仰坚定的德国国防军士兵Wilhel... 更多

本片搜索结果 更多结果

猜你喜欢

剧照

精彩评论

重温我们父辈们的历史和思想历程 2020-06-24

朋友推荐,分三四天看了这部2013年的德国电视电影《我们的父辈》,共三集,每部一个半小时,合六集电视剧容量;加上随后的两集纪录片,重温了上世纪20年代左右出生的我们的父辈们的战争经历,令人震撼、启人深思,实在是很让人满意的观影体验! 该剧2014年就引进了我国,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没看过?好在好作品不会过时... 详情

反思中文译名 2020-03-24

这部剧整体制作都非常精良严谨,但其中文剧名翻译,个人并不是很喜欢。本剧共有五位主角,三男两女,分别串起五条叙事脉络,展现个体在时代洪流裹挟下的无助和悲剧性。五条脉络缺一不可,既有男性战争英雄在前线的抉择和痛苦,男性犹太民众在遭遇迫害时的挣扎和牺牲,也有女性医护人员在后方的成长与奉献,女性明星在周旋于... 详情

Friedhelm:这样的德国军人,可以批评,却必须尊重 2016-05-13

“Friedhelm”的角色,睿智,善良,压抑,悲壮。1、看得太过透彻,所以得不到解脱。2、诗人的心,也会因为惧怕死亡,而学会麻木。3、他保住了德国军人最后的尊严。二战中,德国败得彻底。战士们死在远方的沙场,故土的房屋被洗劫和焚烧。背负着战败的沉重代价的同时,德国人还必须站出来道歉。向战车碾压过的村庄和平民而道... 详情

我们的父辈:被时代绑架的一代人 2015-11-19

二战给人类带来空前灾难,它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暴露出人性最坏的一面。它造成一代人的精神危机,迫使人们思考生命的意义,并由此发展出一系列哲学问题。至今,二战的遗产仍然在这个世界“阴魂不散”:日耳曼民族的后代似乎永远背负着沉重的历史,不停地为自己父辈、祖辈犯下的累累罪行忏悔;因为不愿承认二战罪行而引发... 详情

向往天堂却被堕入地狱——记Friedhelm 2015-05-20

      确实五个主角中我最喜欢弟弟Firedhelm,他的死让我心痛。因为我觉得他是剧中最具有灵魂的人,也集中最强烈矛盾的人。他是真正最无畏也无求,向往和追逐自己灵魂自由却也被罪孽的火焚烧着灵魂的人。他本是个温柔的人。       我始终记得他最后站在森林树木丛的环绕中忧郁又绝望的望着天的那一幕,镜头围绕着他... 详情

我对哥哥和弟弟的看法 2014-07-05

刚看完时我觉得我没有看懂,看了影评之后更觉得没有看透,后来我想,兄弟俩没变,从一而终,哥哥依然是那个勇敢、坚强、理智的哥哥,没有变懦弱,弟弟依然是那个脆弱、善良、多愁的弟弟,也没有突然成熟,只不过形势变了,他们只不过根据形势做出自己的选择。先说哥哥,有人说哥哥成为逃犯是他崩溃之后的表现。但我认为这只... 详情

伊恩·布鲁玛 :正常的纳粹from《上海书评》 2014-03-16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4/3/16/1130139.shtml 对于一部以二战为背景的电视剧来说,《代际战争》(Generation War)是个奇怪的标题。此剧先在德国电视台分三集播出,最近在美国播出时改成了上下集的影片。德剧原名《我们的母亲,我们的父亲》更能唤起共鸣,尤其是对德国观众。但实际上,即便原名也不完全准确... 详情

"为了这个?" 2014-01-19

温特在误以为哥哥牺牲的情况下奋力攻下电报站,看到电报站内一片狼藉时他连问了三个“为了这个?”“哈哈为了这个?”“为了这个?”看到这里忍不住哭了。大概所有的战争的经不起这四个字的拷问。“为了这个?”在战争这个巨大的绞肉机面前,人如蝼蚁命似草芥,哪能经得起清醒的发问?“你说得对,这场战争将会引发出我们最... 详情

《我们的父辈》:德意志零年 2013-12-04

2013年在德国电视二台首播的三集迷你剧《我们的父辈》其实只是这个作品的一部分,另一部分作为历史纪录片另行播出,但就是这三集共270分钟的迷你剧(相当于三部大电影的长度)创下了惊人的收视纪录,《明镜周刊》甚至称此剧为“德国电视的转折点”,据说现在第二季已在筹备中,仍由编剧科蒂兹操刀。《我们的父辈》故事并不... 详情

从<我们的父辈>诠释中国人喜爱二战德国的根源 2013-08-24

战争是爱国者被政客骗去生命的把戏;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真相。---------Julian.W很久以前在杭州西湖边的望湖宾馆顶楼烧烤平台吃饭的时候,巧遇一对在杭定居的德国夫妇。当时本人只是个高一学生,本人德语水平极为有限,只能简单来句“gutten abend ,Ja,Was bite之类的日常用语”。巧合在于夫妇叫住了我,我用听到两人... 详情